前总统亚谨诺昨天逐点回应杜特地总统对他提出

  他说:“为什麽是保密的?又为什麽要隐瞒它实际上是中情局的行动的事实?”

  他说:“只有一个问题:当一整天都处於战争状态时,为什麽你只坐在那里?没有进入亚旺丶纳卯市丶将军市,为什麽不呼叫空军飞机?”

  “首先,部长黎礼斯没有参与该任务,因为那是一次执法行动。”

  总统说,他很想查出有关大逃亡行动计划的真相,包括谁拿了美国通缉恐布主义嫌犯朱基菲的500万美元奖金。

  他补充:“你没有回答调查期间的许多疑问。我们必须解决问题并且找出为什麽会发生那种事的原因,殉职警员的家人才能讨回公道。否则,他们将会把失去丈夫丶父亲或兄弟的伤痛带进棺材。”

  杜特地总统在马拉干鄢向新晋升警员发表演讲时说:“因此,我不想提起这件事,但马马沙巴诺事件仍存在令人不安的问题。我只有一个疑问。”

  “朱基菲和乌斯曼都是危险人物,他们懂得制造能够伤害许多菲律宾人的炸弹。朱基菲本身就涉及2012年巴厘岛爆炸事件。”

  他说:“也在不久的将来,我将下令重新调查。不一定是要检控任何人,但只想知道发生了什麽事。谁拿了该500万?”

  杜特地总统说,尽管进行了几次调查,关於马马沙巴诺行动的许多疑问,亚谨诺政府还没有回答。

  杜特地总统说,他再也没有兴趣知道谁在2015年1月25日马马沙巴诺突击行动期间击毙恐布份子朱基菲之後500万美元奖金。

  昨天,我们浏览了菲国警—特警的网站。特警的任务说明如下:“作为快速部署部队在国家的任何地方开展行动,特别是在人质救援;突击型非常规作战;在灾难和灾害时的搜索和救援工作;国家紧急情况下内乱管理;和其他特殊操作方面的任务。”

  布利斯马和那帛迎斯被控贪污和在没有得到前菲国警负责人伊斯宾那副监之批准下,篡夺规划及执行马马沙巴诺行动的权力。

  他补充:“为什麽是警察?为什麽不用炮兵?如果你想逮捕郊外的犯人,你有的是军队。”

  他补充:“我不是试图重提此事,但令我困扰是,因为我是一个市长。所以,我有警察。所以,我为警员感同身受。”

  “此外,在那帛迎斯的讲解中,Seaborne单位包括最精英的精英警察,这是像最精锐的菲武装部队单位一样,受过高度的训练和支持。”

  菲华phhua.com讯:杜特地总统已经忍够了有关2015年1月马马沙巴诺事件的“谎言”,他打算重新调查导致44名警员死亡的笨拙行动。

  杜特地总统也质疑派出警员,而非士兵去马马沙巴诺逮捕马来西亚恐布份子朱基菲的决定。

  杜特地总统之後说,他很想见殉职特警的遗孀及其他官员。

  黎礼斯阻止我派出空军?

  杜特地总统承认,他对於行动的细的很好奇,包括朱基菲的手指是由美国特种部队拿走了或它真的被送到了克楠美军营的法医部。

  菲华phhua.com讯:“你把警察送到狮子窝。”

  杜特地总统说:“我将要见遗孀们,我很想跟她们,官员们谈。我不是试图吓任何人。我不是试图搞政治。”

  “据说它将会影响菲国政府与摩伊的和平进程。事实:摩伊先告诉菲国政府—停止敌对协调委员会主席牙维斯将军关於马马沙巴诺流血冲突事件。”

  监察署早前认为前菲国警总监布利斯马和前特警主任那帛迎斯要为马马沙巴诺事件负上刑事责任。

  杜特地总统昨天在马拉干鄢宫,向殉职特警的家人发表演讲时说:“你告诉菲律宾人民,你告诉我,你是犯了什麽错误。以及你们做了些什麽,为什麽你们会把人送到狮子窝里去送死?”

  菲华phhua.com讯:杜特地总统昨天再度讨论在2015年1月造成44名特警死亡的流血警察行动。

  “我也将一次过回答杜特地总统的所有疑问:如果你在该位置上,你会怎麽做?当我们在三宝颜时,我被告知天快黑了,我们将很难与他们取得联系,在隔天再继续拯救他们。我回答:如果你在那里,你会觉得这个建议好吗?他们已在那里战斗了一整天,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没有子弹了。出尽所有军备。继续拯救他们。至少你要向我报告,他们得到补给了。”

  他补充:“这些强加给人民的谎言不好。让我们找出真相。别管贪污腐败。太晚了。”

  他说,该行动实际上是美国中情局的行动。

  杜特地总统是在马马沙巴诺事件纪念日前发表有关言论。

  在声明中,亚谨诺说,虽然他承诺在一年内不会批准现政府,但他感到回应杜特地总统的指控是正确的做法。

  亚谨诺总统已经承担马马沙巴诺事件的责任,但他拒绝为警察行动中的过失道歉,指责某些警员违反其命令,其中包括与军方确保紧密的协调。

  生气的杜特地总统昨天就两年前的马马沙巴诺事件,抨击了前总统亚谨诺。两年前的马马沙巴诺事件导致44名特警死亡。

  他补充:“对我来说,为什麽你们不呼叫菲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那里有很多直升机,没有用到。”他所指的是菲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加沓邦和菲空军战术行动小组。

  为什麽只有2人获得菲国警英勇勋章?

  总统於周四在北京期间说:“44名马马沙巴诺士兵,他们进去了,死了。没有戏剧,什麽都没有。”

  他说:“我不想侮辱你,但真的发生了不好的事。你必须回答,为什麽你派警察去?警察有什麽特别之处?”

  亚谨诺强调:“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应该是在“几天前”进行的协调指令变成了“确定目标後”的协调,就像参议院委员会报告中提到的那样。 因为没有协调,菲武装部队必须掌握他们必须知道细节,以便提供援助。 我不禁想到:如果遵循了我的逻辑和指示,马马沙巴诺事件可能不会发生。”

永利304,  他说:“我不想在我人生的这个阶段去挑战任何人,但我希望你发出信息,因为它是在你执政期间发生的,众议院丶参议院和你的办事处都做了许多的调查。”

  “在马马沙巴诺行动之前或在行动期间,我没有跟任何一个美国人谈过该行动。据我所知,美国提供用於情报的设备和硬件。”

本文由永利304发布于每日更新,转载请注明出处:前总统亚谨诺昨天逐点回应杜特地总统对他提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